自动筆

查看个人介绍

【胜出】他的男孩

我尖叫)  爱你!!!!!!!!!!!!!!!!!!!!!!!!!!!!!!!!!!!!!!!!!!!!!!!!!!!

美樹:

*中国背景下的地下rapper咔×歌迷久,一发完,ooc。


写得有些匆忙,送给我亲爱的北原 @休整中 ,祝你生日快乐,天天开心。


 


 


01


 


绿谷出久托了好几个朋友,好不容易才问到了B2K工作室的地址。说是工作室,其实不过一间在城中村小楼里十几平米的单间。绿谷出久去的时候是饭点,沿着楼梯往上走,能看见楼里有正做着饭的家庭开着门通风,也能看见盒子形状的老旧电视机在播动画片。


绿谷出久没来过这种地方,他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是小康,家住小区里,上下有电梯。他觉得好奇,就忍不住多张望了几眼。


再往上走,到七楼的时候,绿谷出久见到一扇和周遭都不太一样的门,别的门上贴着福字或是门神,这扇门上是乱糟糟的涂鸦。这种房子自然没有什么隔音效果可言,不安分的乐声透过墙壁穿过来,节奏感过于强烈,以至于听者心脏的频率都被带着与鼓点保持一致。


绿谷出久敲了敲门。


是个看上去还算友好的黄毛男生趿拉着拖鞋过来开的门,绿谷出久认得他,他叫上鸣电气。上鸣电气抓了抓头发嘟囔道:“我还以为送外卖的怎么又来一次。”


绿谷出久往里头张望,里头的两人也都在看他。他们捧着白色的廉价盒饭,绿谷出久瞥了一眼,清汤寡水的,也不知道几个大男生能不能吃得满足。


上鸣电气又问:“小弟弟,你是不是走错了。”


绿谷出久站得板正,两只手垂着,紧紧攥成了拳。他摇摇头:“没走错,我是你们的歌迷。”


“哇——”上鸣电气在听到歌迷二字后瞬间欢呼出声,“我们也有歌迷了,而且还找到了我们家门口。来来来,赶紧进来坐。”


原先绿谷出久还有些担心自己贸然到访会不会给B2K的成员造成困扰,如今看了上鸣电气的反应,他的疑虑陡然烟消云散。


稀里糊涂的,绿谷出久就进了这间逼仄的小房间。他眼睛迅速扫视了屋内一圈,一张学生宿舍里经常见到的那类上下铺,一张桌子,桌上摆了台电脑和简单的录音设备。上鸣电气开完门,回到床头和切岛锐儿郎挨着坐下,爆豪胜己则一直坐在电脑桌前。几个人在里面,就几乎将房间挤满。


确实没有多余的地方能给绿谷出久坐了,爆豪胜己放下饭盒起身,插着口袋走到门边:“你坐我那儿吧,我出去转转。”


绿谷出久拉住了欲走的人。原本他的性格应该还要更温吞些,但情急之下他也管不得那么多了:“别,我站着就行了,我今天是为你来的。”


上鸣电气和切岛锐儿郎发出奇怪的声音起哄了起来。


爆豪胜己转头盯着绿谷出久看,脸上看不出什么波澜。


在爆豪胜己看来,这个冒冒失失就跑到别人家来的小鬼还真的不能博得多少他的好感。他不像上鸣或是切岛,他对是否被人喜欢这件事并不太在意,他玩说唱也并非为了拥有歌迷,纯粹只是自己热爱。


但他仍好奇,所谓的“为你而来”,究竟为的是什么?


于是爆豪胜己问:“那你是想做什么?”


绿谷出久来之前恶补了许多说唱圈的文化,大概知道这些rapper不会喜欢别人磨磨蹭蹭,有话直说会更好一些。他其实觉得有些羞于启齿,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开了口:“我想加入你们。”


“哇哦。”是坐在床上那两人的惊呼。


也难怪他们要惊讶,毕竟B2K只是刚刚凑成不久的说唱团体,前阵子花钱买了beat,刚刚录了第一首歌发到网上,前几天第一次蹭了别人的场子做了第一次表演。


爆豪胜己的反应和另外两人不同,他皱起眉,问道:“你是rapper?”


绿谷出久摇头:“我……我现在还不是,但我可以学。”


切岛锐儿郎也吃完了饭,他拿起手边的可乐咕咚灌下一大口,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你看看那些rapper,个个抽烟烫头纹身喝酒,有的还上街打架聚众嗑药,小弟弟,你几岁,这些事你敢做吗?”


绿谷出久还是只能以摇头作答。


爆豪胜己不以为然:“你也别听他的,不是非得做那些事才叫rapper,那些都是虚的,我只看你的实力。”


绿谷出久沉默以对。


上鸣电气笑嘻嘻地插话进来:“其实我看可以,谁也不是一开始就会说唱的嘛。万一这小子天赋异禀,那我们不是赚了?”


爆豪胜己却拒绝得坚决,用的话也是极其伤人自尊:“我们不收垃圾,你要来,等你有这个实力再来。”


 


02


 


绿谷出久离开后,其他两个伙伴揶揄爆豪胜己,说他都还没走起来,架子倒先端起来了。


爆豪胜己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点了一根,神情若有所思:“你们没看那小孩的样子么,一看就是衣食无忧,恐怕最大的烦恼是愁考试分数低了。看着也不像喜欢说唱,倒像是一时冲动想做点叛逆的事。”


“叛逆不好么,咱们不也都叛逆。”


“叛逆的后果就是像咱们这样。”


“咱们这样怎么了,大家不是为了梦想不向现实低头么?怎么了,不想干的话就散了啊,回去找工作去,每天朝九晚五不是美滋滋?”


“你他妈有病没病。”


“我看是你有病,第一首歌刚发,好不容易有个活粉,你说一句人家是垃圾,就把人赶走了。”


“操,”爆豪胜己将剩下的烟猛吸几口,吐一口烟圈,又把烟头在烟灰缸里狠狠摁灭,“有完没完了。”


爆豪胜己并不想解释什么。他也很难去解释,他第一眼看到那个个子矮小,模样怯生生的男孩站到他跟前说要加入他们的时候,他只想着不能让这样干净的孩子淌进这个泥塘里。


他对绿谷出久说的是真心话,并不是非要做一些离经叛道的事才算得上是rapper,说唱本质上是一种表达自我的音乐形式,只要歌好,其他的都是虚的。但这里很多人都在社会底层挣扎,有很多人中学都没读完,有很多人玩说唱只是为了装逼,有很多人一边唱一边做些为主流社会不齿甚至是法律不容许的事情。


他也一眼就看出来,绿谷出久并不是真心喜欢说唱音乐的,可能喜欢是喜欢,但绝对不是那种铁杆的乐迷。会提出要玩说唱的说法,要么是一时兴起,要么只是想叛逆一把。


所以他才那样将他拒之门外,他不信他回去之后真会去学。


 


03


 


其实绿谷出久此行不是一无所获的,他走的时候上鸣电气给他塞了张小纸条,上面写了一个联系方式。绿谷出久小心地将那张纸条折叠工整,放到自己笔袋的最里层。


 


直到几天前,绿谷出久都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而已。每天从学校到家两点一线,生活枯燥无味。他没听过hiphop,听歌app里都是些流行音乐,偶尔听到一两首说唱,并不很排斥,但也说不上喜欢。


那天同桌丽日御茶子愁眉苦脸趴在桌上,绿谷出久多嘴关心了几句,得知同桌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和别人约好晚上去看演出却被放鸽子。丽日御茶子一股脑倾诉完,又央着绿谷出久:“小久,要不你晚上和我一起去吧?”


绿谷出久问:“是什么演出啊?”


丽日御茶子一下来了精神:“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说唱厂牌巡演到我们这里啦,门票很难抢的,就一起去嘛。”


演出地点是当地一个livehouse,绿谷出久自然是没来过。他只随着丽日御茶子挤进了攒动的人头之中。这一切都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他原来的认知里,演出都是那些大明星在能容纳几万人的体育馆里开唱,底下的人挥舞着荧光棒,造出一片彩色的海洋。但这里不是的,这里很小,顶多就几百个人,也没有人拿着荧光棒,倒是每个人都举着手,随着音乐节奏自然而然地晃着身体。


台上的人也怪怪的,梳着奇怪的发型,说着奇怪的英语,唱着奇怪的歌。


但人会本能跟着音乐和节奏晃,特别是氛围使然,绿谷出久也跟着举起手来,像是把自己沉入水底,随着水流涌动而起起落落。


可要说有多嗨,又并没有。


这样的演出除了表演者,通常还会有一些嘉宾来串场。绿谷出久就是在这个环节里知道的B2K和爆豪胜己。


彼时绿谷出久对hiphop一无所知,只知道那人一开口,虽然是从唱词上和气势上都非常有攻击性,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那人的声音其实还算是少年人的声线,应该是比较清脆的,却出于某种目的硬生生压得低了,制造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沙哑。


绿谷出久想跳起来,不是因为这种氛围下非跳起来不可,而是他的心真真切切地被台上那人的音乐所击穿。


他抬眼看了看台上的人,一头桀骜不驯的金发,和一双漠视一切的猩红眼眸,好像也在注视着他。


绿谷出久在那一瞬间感到了没来由的心慌。


 


如果是以后的绿谷出久来说,他会这样形容:爆豪胜己是天才,他的旋律和押韵都堪称完美,flow也是行云流水。他只要一开口,就可以绑架听众的耳朵。


 


04


 


加了上鸣电气为好友之后,绿谷出久并没有再说些要加入对方之类的话,倒是会时不时问一问他们接下来的演出计划。绿谷出久这个歌迷做得尽职,只要B2K一有比赛或者演出,他都会想办法光临现场。


爆豪胜己是知道他的存在的,第一次在酒吧的场子里见到绿谷出久的时候,爆豪胜己就认出了他。他平日里不多管闲事,但那次他专程走到那个与众人格格不入的小孩面前。


爆豪胜己问:“你成年了吗你就来这种地方。”


背景音乐声很嘈杂,不过旁边还是有不少人听到了这话,怪笑着起哄。未成年其实真的不算什么,这个圈子里的大多数人也不是卡死了十八岁这条线才开始出入各类娱乐场所。太正常了,可能在成年许久之后的人看来,十五六岁是真的太小。但对于十五六岁且有些叛逆的少年人来说,这个年纪足够,普通一点的天天在网吧里泡着,大胆一点的什么酒吧都混过,还有的可能早已经和对象上了三垒。然而绿谷出久决计是不属于这个范畴里的人,他从前就是标准的乖学生,每天在教室里坐得板正。


昏暗的灯光没有照出绿谷出久红扑扑的脸庞,然而他的局促还是暴露得一览无余。


得不到回答的爆豪胜己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回到了他的伙伴那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那之前,绿谷出久仿佛听到了爆豪胜己的一声叹息。


 


从此B2K的人默许了绿谷出久作为一个歌迷的存在,要是演出和比赛的时候没见着他,上鸣电气还会专门发信息问问是怎么回事。


B2K在这一年间飞速成长,实力过硬的他们很快在本地的地下说唱界有了一席之地,并加入了当地最具代表性的说唱厂牌,甚至在全国范围内也有了一些名气。他们靠演出赚了一点点钱,不至于发财,但也足够他们从那间逼仄油腻的单人间里搬出来。


夏天过后绿谷出久也迎来了高三,学业繁忙,能到演出现场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他仍是B2K的死忠,只要他们一发歌,他都要戴上耳机循环播放无数遍,就着这样说不上舒缓的音乐冒着汗和桌上永远做不完的习题册作斗争。


他在某个周末翘了补习班的课,到livehouse里去听爆豪胜己他们的演出。


这时候绿谷出久发现自己不再是唯一的粉丝,他的旁边有了不少专程为他们而来的其他歌迷。


绿谷出久有些得意,觉得自己是第一个发现他们并一直支持他们的人。又有些迷惘,毕竟他和其他的歌迷,在爆豪胜己的眼里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可是,本来就只是想听他唱歌而已,为什么到后来,又想获得一些区别对待呢?


绿谷出久没想明白。


富有节奏感的伴奏声响起,耳边传来爆豪胜己的一句“Hey!What’s up!!!”,而后一句句的金句自然而然从他口中跳出来。


但绿谷出久的世界却安静了下来。


他第一次在听现场的时候走神了。


 


05


 


爆豪胜己再次见到绿谷出久是在一年后的六月上旬。小城是四大火炉之一,六月份已经热得让人恨不得住进冰箱里。爆豪胜己在台上卖力演出,汗流浃背,黑色的背心被汗水浸湿紧贴在身上,变成更深的颜色。


谁也不知道,从绿谷出久第一次来听演出那时开始,他就有了个习惯,在开场前他一定要巡视全场一周,直到找到那顶墨绿色的头发,和顶着墨绿色海藻头的这个小个子男孩。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找到他的男孩了。绿谷出久不再出现的这一年,他们参加了大大小小几十场演出,期间他还去了几个地下battle比赛拿了几个冠军,但是这些地方,全都不再有绿谷出久的身影。


爆豪胜己并未开口过问过,他偶然间从上鸣电气嘴里得知,这孩子是在学校里专心准备高考了。


爆豪胜己想着,也是好的,不,这才是好的,普普通通地读完书,安安稳稳地过生活,对于那个小男孩来说,可能才是好的。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并不那么real,唱着鼓励人们冲破现实禁锢的歌,可是却想劝绿谷出久过最平凡的人生。


然而习惯这种东西是很难改变的,至少爆豪胜己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也没能把开场前到处乱看的习惯改掉。


六月十一号这天晚上,还是那个livehouse,爆豪胜己照旧在各色男男女女里企图寻找绿谷出久的身影。


他找到了。


一开始爆豪胜己没有认出来那是绿谷出久,那家伙蓬松的墨绿色头发被梳成了脏辫,任谁第一眼也不能认出那个是一向规规矩矩的绿谷出久。好在他那双在昏暗中依然氤氲着水光的大眼睛和脸颊上那几点灵动的小雀斑提醒了爆豪胜己,那就是他的男孩。


爆豪胜己从舞台上跳下来,避开尖叫的人群,径直走到绿谷出久前面。


他眉头紧皱,对着明显有些慌乱的绿谷出久道:“你不适合这个发型,回去我帮你把脏辫拆了。”


绿谷出久以为爆豪胜己一定早就忘了他这么个微不足道的小粉丝。


没想到他一直记得,他还走到了他的面前。


绿谷出久紧张得语无伦次:“好……好的。那个,我,只是觉得这样比较cool而已。”


“cool是一种精神,不是外在打扮成什么样就是cool,”爆豪胜己说罢停了一停,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许久未见的绿谷出久,livehouse里的灯光委实不能让他看清楚眼前的人,但他还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生怕自己看少了点什么。而后他看见了绿谷出久的脖子上,纹了一朵小小的,黑色的蔷薇。爆豪胜己眉头锁得更深,“你为什么纹身?”


神差鬼使的,他把手伸到了绿谷出久脖子那处,用拇指轻轻摩挲那块纹了东西的肌肤。在手指还没放上去之前,爆豪胜己心想,这孩子为什么要纹身,他怕不怕痛?然而放上去之后他就笑了,那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纹身,只是一片贴纸,轻轻一蹭,就脱落了下来。


绿谷出久还没来得及解释,爆豪胜己又说:“我们的歌你是不是都会唱?”


绿谷出久点点头。


于是下一秒,他就被爆豪胜己拉着手跳上了舞台。


爆豪胜己搂住了他的肩,在他耳边说:“你唱切岛的部分,他今天不来,本来是我顶他的。”


 


06


 


爆豪胜己又压低了声音说:“从今天开始,允许你站在我的旁边。”


 


END.


 

评论(1)
热度(536)
 
©自动筆 | Powered by LOFTER